足球解密:一位梅西傀儡经纪人的死亡

  • 时间:
  • 浏览:17

9月20日讯 德国《明镜周刊》援引足球解密的文件,巴萨球星梅西的父亲豪尔赫利用在伦敦的公司避税,多年来巴萨向这家公司支付经纪人费用,而这家公司的董事作为梅西家族的傀儡经纪人多次和巴萨签合同,但他在6年前自杀身亡。

2016年春,巴萨开始审计工作。四位税务局官员偶然发现上百万欧从巴萨流向了梅西的慈善基金会。检查员要求俱乐部提供所有和付款给梅西基金会有关的文件。

这是一件敏感的工作。因为巴萨的审计发生在梅西和他父亲豪尔赫被指控避税的时候,审判之后不久进行,法院最终裁定梅西21个月的缓刑,他的父亲起初得到了同样的处罚。法官认为,在2007到2009年间,梅西和他的父亲通过空壳公司隐藏了1000万欧的收入,少交410万欧的税金。由于两人都是初犯,因此无需入狱。但这件事令梅西父子都有了前科,任何再次违法都将对二人非常危险。

梅西用来避税的其中一间公司叫Sidefloor,位于伦敦。这家公司负责打理梅西的代言合同,赚5%到8%的佣金。Sidefloor的董事是英国人David Waygood,他名下还有100多家公司。

Sidefloor在2016年春天的审计中突然浮出水面,足球解密的文件显示巴萨在2009年6月至2014年6月间13次支付和梅西有关的款项,总计6,995,005欧元。据文件,巴萨正是支付给了伦敦的Sidefloor。

这些款项引发了几个问题。其中付给Sidefloor的670万欧是给豪尔赫-梅西的经纪人佣金吗?如果是,豪尔赫报税了吗?这足以引发对Sidefloor是用来干什么的怀疑:用处理梅西代言收入来掩盖给梅西父亲的经纪人费用。

自2015年后,豪尔赫才让巴萨打款给一家公司,他是这家公司的董事。这家公司叫Limecu,是梅西全名Lionel Messi Cuccittini的字母组合。文件显示,自2015年10月到2016年6月,在审计进行时,巴萨汇款3,788,000欧给这家位于梅西家乡罗萨里奥的公司。

从法律视角看,一切看起来蒸蒸日上。Sidefloor成为巴萨有关梅西的合同伙伴,至2014年中。俱乐部和Sidefloor在2008年10月10日达成协议,“在豪尔赫-梅西的帮助下”,合同备忘录上写道。根据草签的协议,只要梅西在队,巴萨每年向Sidefloor支付40万欧,外加相当于球员奖金5%的数额。

这5%条款显然在2013年2月7日依然有效。梅西再次与巴萨续约,至2017年6月。他的收入大涨,年薪达到1860万欧,奖金也火箭式上涨。

Sidefloor继续收5%的费用。Sidefloor董事Waygood作为“经纪人”签下梅西的新合同,豪尔赫也把自己的名字签在合同上。有趣的是,巴萨在Waygood要签名的地方拼错了名字,写了Waygoog,另一份文件上同样如此,但没人介意。毕竟,Waygood更多像是个稻草人。

2013年2月7日,当梅西再次与巴萨续约时,巴萨和Waygood签了一份附加的“服务合同”。足球解密得到这份合同的草稿,巴萨每年将向这家公司支付28万欧,分两期支付,缘由是“在阿根廷寻找天才球员”。当巴萨工作人员和审计在2016年7月检查这些转账时,他向俱乐部和豪尔赫-梅西的法律代表写了封电邮:“有些和服务有关的发票我们找到了,我放在附件里。”

Sidefloor有没有或是如何将经纪人费用从巴萨转给豪尔赫并没有在足球解密的文件中,但可能空壳公司在这里的作用只是个中转站。

银行的选择是个潜在的标志:一家安道尔金融机构的卢森堡分部。对Sidefloor来说,再没有比把钱转给在豪尔赫-梅西控制下的公司更方便的事了。

足球解密的文件中有一份2013年7月梅西、巴萨和Sidefloor之间的协议草稿,梅西将提前续约他签至2017年6月的合同一年。Sidefloor由董事Waygood代表,时任巴萨主席罗塞尔代表俱乐部。

仅仅一年过后,梅西的薪水就大幅上涨,至少根据上述这份合同算,巴萨主席巴托梅乌、梅西本人、Waygood作为经纪人将完成签约。然而,Waygood在2013年4月27日跳入喷泉,自杀身亡。

在他死亡时,英国金融管理局正在准备对Waygood的公司进行调查,官方认定Waygood因工作导致的压力自杀。 不知巴塞罗那检方对梅西的税务调查是否也是其中之一。

Waygood的邻居称,Waygood的压力太大了。他留下了两个孩子,两人都不愿发表评论。巴萨和豪尔赫-梅西也没有对支付给Sidefloor的款项作出评论,Waygood在Sidefloor董事职位的接替者同样没有回应明镜周刊。

(编辑:姚凡)